搜索
发表于 2020-6-30 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需要帮忙封号吗?」

在端传媒记者加入「微信代封举报群」的一分钟内,A是第六个前来询问的人。和前五个人一样,他声称可以举报任何类型的微信公众号、微信个人号,令对方删帖或封号,但又对「顾客」的提问显出不耐烦。当记者以买家身份询问其过往案例时,使用外籍男模照片做头像的A回复道:「比如我们只做有实力客户,有实力客户,不怎么磨磨唧唧」。

腾讯公司旗下的微信和QQ,是中国大陆市场占有率最高的通讯软件。目前,微信在全球拥有超过11亿活跃用户,超过2000万个公众号。据网络数据平台QuestMobile统计,逾8成微信用户会订阅公众号,超过一半的人每日会花10-30分钟浏览公众号内容。

在每一个公众号主页或文章页的右上角,都有一个可以链接到举报的按钮它构成了微信内容审查的重要一环。据腾讯官方举报平台腾讯110统计,截至6月11日,其共封锁QQ号、微信号、微信公众号等970多万个相较于记者13天前观察的数据,增长了10万多。其中包含4个专项治理:针对网络诈骗、网络低俗暴力、青少年身心健康保护,及违法违规信息(指「传播破坏国家统一、侮辱英雄烈士、封建迷信等」)。

这套举报机制在近年来不断延伸、细化,衍生了一套相应的游戏规则,并催产出一门灰色生意替人举报、封号。如今,在QQ的搜索框输入「代封举报」等关键词,可以获得上百个搜寻结果,它们被用于打击竞争对手、挤压异见、铲除伤及自身利益的内容等。而当举报成为一门生意、一种手段,谁来维护游戏规则的公正和透明?

举报,一次5元钱

端传媒记者以不同账号进入多个「代封举报」的QQ群组。这些群组多为100至150人左右,有的进入后全员禁言,由各个账号分头前来搭讪、询问购买意向;有的开放讨论,有疑似受骗者匿名在群里咒骂。商家往往要求「客户」先给出想要举报的账号,再共商「对策」。

腾讯官方架设了两种针对公众号的举报方式,一种针对链接,一种则指向账号本身。投诉类型分为「欺诈」、「色情」、「诱导行为」、「不实信息」、「违法犯罪」、「骚扰」、「侵权」及「其他」等8种。每一大类都被细分成更多分支,例如「不实信息」又被分为政治类、医疗健康类、社会事件类和侵权。

此外,2020年还新增了「新冠肺炎疫情相关」的投诉类别。这些提供代举报服务的商家有一套粗略的举报「公式」:出现色情信息是最容易举报成功的;出现广告则可使用「诱导行为」作举报理由;其他的则会选择「不实信息」上传文章内容截图,并在举报理由的最后一句写上:「望腾讯响应国家净网行动,严查此类公众号,还网友一片干净的网络环境」。

这是一套在不断进化的审查系统中沉淀下来的反应机制。2012年8月,微信开通了公众平台功能,凭借其庞大的用户数量,吸引到一批明星、意见领袖和媒体进驻。他们发布的文章借由社交属性极强的朋友圈快速传播,创造出一次次流量奇迹。大量媒体、商家蜂拥而至,微信快速跃升为中国大陆最大的内容平台之一,并不断刷新流量记录。一篇常见的「爆款」文章可轻易收获超过10万的阅读量,破百万的亦不在少数。比如,讲述学生对抗高压应试教育环境的非虚构故事《衡水中学的反叛者》,就曾在2017年获得超过百万阅读量。

流量暴增的同时,2013年,微信开始对公众号作者进行实名信息审核比中国全方面实行网络实名制还早了四年。2014年,腾讯以「违反相关规定」为由封锁了至少30个公众号,包括「政经观察」、中山大学教师刘胜飞运营的「TeachingRoom」、「徐达内小报」等。2017年,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下称「网信办」)发布规定,要求微博、微信公众号未经许可禁止提供新闻信息服务。

一年后,9800个自媒体账号在网信办称为「亮剑」的行动中被消声。网信办同时约谈了腾讯微信,认为其疏于管理致「种种乱象」,并在通稿标题中强调「依法严管将成为常态」。微信随后对公众号注册规范进行了整改。比如,个人用户以后只可注册一个公众号,申请者需要提交邮箱、中国大陆身份证信息、手机号、以及一个拥有实名认证和银行信息的微信账号。

同年12月25日,网信办关闭含微信、微博、知乎等各平台在内共11万个自媒体账号,删除自媒体信息共49.6万条,并针对「歪曲党史国史」、「曲解政策」、「抄袭」等「八大乱象」进行了重点整治。2019年底,网信办又发布《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要求平台方在「显著位置」设置投诉举报入口,新规于2020年3月1日正式施行。

这套举报规则为像A这样的人谋得了「商机」。

他自称拥有200至300个微信账号,这些账号为来自广东、广西、海南、湖南等不同地区的真实人工所有据他解释,真实人工的不同网络IP地址在举报中很重要,同一个IP地址不同账号的举报可能会被腾讯识别。A他又透露,自己的真实人工有10人。

A视自己的角色为中介,负责连接有举报需求的客户和实施举报的团队。据他描述,这门生意鱼龙混杂,有的以举报为噱头,骗取酬劳;有的则拿到被举报账号后告知另一方,赚取两方酬金。说著,他发出一张微信群聊的截图,一位备注为环保科技公司负责人的账户在微信群里喊话,称发现有人恶意投诉其公司账号,警告会「双倍金额搞回去。」A说,这是他早前一个客户的例子。

代人举报市场的标价十分混乱。以完全封锁一个公众号为例,有人开价400元,称用软件可自动持续举报某账户,另一个宣称使用软件的商家则开价80。有的商家「服务」分类更细致,封掉一个运营时间较久、有「原创」标识的公众号要500元,新号则只要300。A是其中开价最高的一个,起价1000元,当然,他也懂得量体裁衣,在记者表示出犹豫后抛出了另一个方案以举报次数计价,「5元一次」。

与A类似,宣称自己使用大量人工举报的商家,多数开价较高,从280元至2000元不等,举报时长通常在2天至1周内。他们自称一天可以接到20至30个订单,在客户提交定金和需求后,这些中介便会将需求发布至专有的微信群,邀请群内成员进行举报作业,并由中介将所有的举报作业截图传回至客户。

还有一类商家偏向「技术派」往往被提供人工举报服务的商家称为骗子。

「用封号软件,名字叫海盗王,半小时搞定。」另一个商家小白说,他自称自主开发了微信插件,并顺便推荐了自称可以防止被举报的「微信防封卫士」。在记者表示疑虑后,小白发来两个软件的演示视频。视频被调成了正常速度的2倍,由一个男性声音进行讲解,进入微信界面后,可以看到飘浮于界面上方的圆形按钮,写著「举报」二字,点击后显示举报弹框,可以输入要举报的帐号名及次数。

在记者提问该插件是否只适用于安卓系统后,小白未再回复,账号也在一周后换了名字和头像从身著篮球服的年轻男性,换成了拿著酒瓶的年轻女性。同时,端传媒记者尝试购买了另一款声称可进行封号的软件,对方在收到80元的款项后,便屏蔽了记者的账号。

举报生意删掉了什么

「文章,营销,各种各样都有,不能保证(封)掉,投了才知道。」A对于给出过往案例的要求显得极为谨慎,除一张去头去尾的截图外,并不愿多做解释,理由是「谁知道你们什么来路」。

有趣的是,他给出的这张截图,恰是对《环球时报》的举报截图出现在艺术家坚果兄弟《举报黑市:据称花5000块可以封掉环球时报公众号》一文里。在文中,坚果兄弟叙述了自己花费50元人民币、买到25次针对《环球时报》公众号文章的举报。该文在微信朋友圈一度被热传,后于晚间被删,出现「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的页面。

端传媒记者前后通过五个不同账号,联络了18个商家,共搜集到32个「成功案例」,其中部分案例截图被不同的商家重复引用。这些案例的对象有18个是公众号、8个个人微信号,还有3个是群组。其中,微商营销号占据多数。微商指使用微信公众号或微信朋友圈售卖商品。据中国电子商会统计,截至2018年,微商交易规模已高达1.2万亿人民币。丰厚的利润亦招来了「厮杀」和相互攻讦。提供举报服务的商家往往称呼这些客户为「老板」,沟通时,这些客户也常表达希望建立长期合作关系。

另一类成功案例主要和色情相关。A表示,色情和明显政治敏感类的内容,投诉成功率高,价格也更便宜,尤其是色情,仅需150元,投诉几十次便会被封。自称拥有100人团队、什么类型都可以举报的株也声称,5月团队整整花了三天、共同举报封掉一个「大号」「韩小漫」。经记者查找,「韩小漫」为成人漫画公众号,确已被封。

据株介绍,其接过的「单」里,一般举报60次左右便可封号,这些业务以营销号为主。还有一些被辞退的员工举报原公司。

第三类成功案例,则主打「不实信息」。这一类往往与时事、政治等信息相关。2013年,中国最高法公布的一条司法解释中指出,利用信息诽谤他人,且同一诽谤信息实际被点击、浏览次数达到5000次以上或转发超过500次,可被认定为「情节严重」,构成诽谤罪入刑。2015年10月的《刑法修正案》中,则将涉及「险情、疫情、灾情、警情」的「散布谣言」,调整最高刑期为7年。然而,关于谣言或不实信息的判定却标准模糊,比如,疫情初期,包括李文亮在内的8人亦曾被认定为传谣。

但谣言入罪仍为内容作者戴上了无形的紧箍咒。「投诉流量上去了,作者就会删文章。」A说。

端传媒搜集到的三个案例,均为发布者自行删除。其中一篇文《郴州北湖区团委书记的楚挺征卷入性骚扰纠缠仕途堪忧》被删除后,当事人于4月24日因涉嫌强制猥亵罪被警方逮捕。此外两条因被举报而自行删除的文章是《微信「搜一搜」竟成了色情流量入口》和《某金融大佬骗P双飞事件》。

据A介绍,其团队完成了后两条链接的举报。针对前一篇,他们留意到文中并无营销、色情及政治敏感等内容,而是揭露了藏于微信公众号内进行色情相关交易、买卖三无产品等的灰色产业。团队最初报价1800元,但仅进行了40次举报,发布者便删掉了文章。针对后一篇的举报理由,则是「发布不实信息,涉嫌侵犯肖像权或者诽谤他人」,团队将这篇文章举报了共计800次,于上午10:30开始进行,至傍晚6点被发布者删除,共收费1000元。

「(投诉)链接要比公众号容易得多。」A说,两者的举报机制不同,链接被大量举报后,多数是创作者自己删除;而公众号最终是否被举报成功,是依据腾讯的人工审核。

曾购买过举报服务的李素告诉端传媒,他曾针对一个长期盗取其文章的公号,购买过两轮共计70次人工举报。第一轮每次1.5元,以盗版非原创进行举报;第二轮2元一次,改为色情举报。但举报没有成功。

在李素提供的举报交易截图中可以看到,两轮举报均由操作人员组成的微信群完成,群人数超过9人,完成后会在群内回复截图和报告进度,70次的举报截图,来自至少15个不同的手机设备。与此同时,第一轮举报时的「投诉任务群」,到了第二轮,便更名成了「承诺任务群」。

当然,商家们也不是什么生意都做。端传媒记者尝试询问可否举报一位曾数次起底异议网民的意见领袖,A只说「搞不了」,未再回复原因。A还发来一张与另一名网友的对话截图,照片是使用一只手机拍摄另一只手机的聊天界面。对话中,这位网友要求举报「求是潮」浙江大学官方校园日刊的账号。A对他表示,这种类型的公众号,只做计数投诉量的交易。

尾声

5月28日,记者早先加入的一些经营举报生意的群组,一个被查封,一个被群主解散,一个将名字改成了「好好学习」。6月,在一些开放讨论的群组中,还有人在招徕经营举报的人,声称需要举报大量网络赌博的账号,短期封号即可,成功举报一个支付10元。与此同时,被封群组里的那些账号,又聚集在了其他含有「代封」、「举报」关键词的群组中,仍然全员禁言,仍然以「需要封号吗」开场。

关于微信的举报机制、审核规则及如何规避举报买卖,端传媒曾尝试联络腾讯采访,截至发稿前未有回复。

文中出現人名皆為化名,原刊于端传媒。作者:林安步 殷木子 陳一朵 李格亞。


发表于 2020-6-30 13:09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众所周知,企鹅是没有人工客服的。
发表于 2020-6-30 14:36 | 显示全部楼层
蛮好的,这是好事情。就让各种疯狂来得更猛烈些吧
发表于 2020-6-30 20:19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ireworks 于 2020-6-30 21:27 编辑
admin 发表于 2020-06-30 14:36
蛮好的,这是好事情。就让各种疯狂来得更猛烈些吧

你的言论很危险哦,**和**两个词,有些论坛已经被替换为**了。
发表于 2020-6-30 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Fireworks 发表于 2020-6-30 20:19
你的言论很危险哦,加速和脱钩两个词,有些论坛已经被替换为**了。

有道理,我改一下, speed up这个词不太好
发表于 2020-7-1 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和淘宝的差评师是不是类似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千帆网 ( 沪ICP备15002998号-1 )举报电话:54804512

GMT+8, 2020-8-8 08:30 , Processed in 0.030268 second(s), 17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