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发表于 2019-7-12 08: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许一溪 于 2019-7-12 08:48 编辑

新政以来,论坛议论颇多,但有一些事实却也不得不辩。比如这篇帖子《说提前鸡血不好的人可以和孔子谈谈》

https://www.qianfanedu.cn/thread-219435-1-1.html

我曾在下面回复一二,后来来想了想,还是把基本史实错误指出来,免得大家沉溺鸡汤文之中,进而以讹传讹,误以为孔子真的3岁就被鸡血了。

这篇帖子里引用的这段关于孔子的儿时母亲教他读书的故事,广泛流传于网络,里面写到:“史书言,孔子的母亲在他刚刚三岁的时候,就教他读书识字,到四岁的时候,他已会念百余字了。”那么,我们就要问了?是什么史书?这本史书里到底有没有或者怎么描写这段的?是如实记录了孔子的学前教育过程,还是现代人为了自己的某些目的而杜撰出一个孔子3岁的故事?下图是随处可搜的这个鸡汤故事:



想要查证孔子是不是3岁就被鸡血,可以从两个角度去查证,这也是历史学研究里的史料来源问题:一是当事人自己的亲自记载,二是后来者的忠实记录。这桩事想要查证当事人的记载,就必须要去《论语》里找。《论语》记录了孔子生前与弟子的对话,里面有孔子透露早年生活情形的一些对话。而后来者的忠实记录,主要指司马迁《史记》里的《孔子世家》,还有像《孔子家语》这类书(当然,这本书争议很大,不少人认为是伪书,此处不表)。

因此,判断孔子是不是3岁就被鸡血的史料依据:一是《论语》,一是《史记·孔子世家》,当然《孔子家语》也可以适当参考。

司马迁的《史记·孔子世家》记录了孔子少年生活的情形(从出生到17岁之前),只有88个字:丘生而叔梁纥死,葬于防山。防山在鲁东,由是孔子疑其父墓处,母讳之也。孔子为儿嬉戏,常陈俎豆,设礼容。孔子母死,乃殡五父之衢,盖其慎也。郰人挽父之母诲孔子父墓,然后往合葬于防焉。这里面提到母亲教他小时候如何识字了吗?没有!只有一段孔子小时候如何玩耍的文字:孔子为儿嬉戏,常陈俎豆,设礼容。当然,《孔子家语》在孔子父亲去世时间上和《史记》不一样了,《家语》说孔子是3岁死了父亲。

再看孔子在《论语》里面自己怎么说的。《为政篇》里写到: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这段孔子自己说什么?他十五岁才有志于学习这件事啊!从这一点来看,孔子十足是一个晚熟的大男孩呀,到了十五岁才知道要自己主动学习。而真正让孔子发奋读书应该是从他十七岁开始,那一年他母亲去世了,孔子遭遇了一些其他变故,这是另一个话题了。

结论:孔子3岁就被鸡血了吗?错!明明是到了15岁他自己主动学习的。前面帖子里提到的孔子母亲3岁就鸡血孔子的内容,没有获得史料支持。

至于原帖里面提到的张九龄,他属于参加科举里的童子科。唐朝本来童子科取士年龄要求就在10岁以下。古代的童子科和现代义务教育下没有可比性,毕竟童子科只要求读几本书:《论语》和《孝经》之类的,背诵为主,晓明大义即可。所以很多神童都是父兄教什么,就背什么,明白个大概,然后去应试。宋朝规定15岁以下参加童子科的考试,愣是出了个中国历史上年龄最小的3岁进士,但那位蔡小朋友结局如何,大家不妨可以去查查。

最后说几句,那些现代人写的鸡汤式古人历史故事,都是骗骗无知家长和懵懂小孩的,顺便贩卖一下他们自己背后各种观点。稍微有点常识和专业水准的家长都要懂得分辨儿童读物内容的真伪,教会孩子去怀疑和思考,不要一味迷古、信书本,而要疑古、懂批判!

父母一味鸡血永远唤不起孩子内心主动学习的热情,只有孩子自己的好奇心、求知欲、上进心才可以。父母能够教孩子的,无非就是比他们多了几十年的或成功或失败的人生经验,以及大部分人未必有的对这个世界的探索、怀疑和批判精神。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评分

参与人数 2金钱 +5 收起 理由
Noah妈 + 4 很给力!
大蓝奥 + 1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7-12 09:52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早上看到那篇鸡汤文就想驳斥一下的,楼主把我想说的都写出来了,楼主写得好,我就没必要狗尾续貂了
发表于 2019-7-12 09:53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嗯,真有较劲的,那篇看了,当时就想回句,真把典故当真事了,后来想算了,免得对古人不敬,呵呵
发表于 2019-7-12 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后人学习是不是越来越麻烦,因为到处都是掺了沙子的料
发表于 2019-7-12 10:13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我就喜欢这样的大脸贴
发表于 2019-7-12 10:13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airpotato 发表于 2019-07-12 10:13
哈哈,我就喜欢这样的大脸贴

打错了,是打脸
发表于 2019-7-12 10:18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考究有意思,要多点这样的
发表于 2019-7-12 10:23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说的好,父母一味鸡血永远唤不起孩子内心主动学习的热情,只有孩子自己的好奇心、求知欲、上进心才可以。
发表于 2019-7-12 10:38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帖子楼主我都懒得回,因为注定没有结果。其实鸡不鸡,怎么鸡,都没有定论的,因为每个孩子都不一样,因材施教的培养孩子的好奇心求知欲独立思考才是最重要的。她都说了不相信儿童心理学家对于儿童发展心理学的研究理论,你我此类对她无非是异者杀。
发表于 2019-7-12 10:39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还真有空去论证这些
发表于 2019-7-12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实话自己孩子自己做主,想两岁包尿布去机构鸡咱也管不着 哈哈 作为朋友说一句,三观不同不多说
发表于 2019-7-12 10:49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那篇看了,懒得回,字里行间就是个鸡得疯狂的老母亲在找认同感,不允许别人不同的观点,不听别人善意的建议,充满了攻击性。不想听别的观点发在论坛里做啥,发发日记或者在培训班群里发发么好咧。
发表于 2019-7-12 11:03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实力打脸了,打的好!哈哈,那个啥ivy普娃家长非要鸡血冒充牛蛙家长,为自己壮胆
发表于 2019-7-12 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孔子的父亲叔梁纥,身为朝廷武官,因战功显赫而享有采邑,受封为陬邑大夫。只要他没有严重罪责、触犯王法,其子孙的采邑世袭权利,是有制度保障的。在他年迈病死之后,孔子理所当然要继承陬地采邑。正因如此,孔子长大成人之后,人们仍然称他为“陬大夫(叔梁纥)的儿子”(“陬人之子”《论语·八佾》)。二、大夫家族的子弟,从出生之日起,其教养成才就享有制度上的优惠和保障。 “大夫之子有食母,士之妻自养其子。由命士以上及大夫之子,旬而见”(《礼记·内则》)。“十年(岁)出就外傅,居宿于外,学书计,……十有三年,学乐,诵诗,舞勺,成童舞象,学射御”(《礼记·内则》)。他们儿时有专职奶娘,六岁开始接受伦理教育,十岁就离开家庭住校读书,都要接受系统的正规教育。三、帝王朝廷,对于后生人才的培养教育极为重视,要求十分严格,并有一整套从初级到高级的教育培训制度。“天子命之教,然后为学,小学在公宫南之左,大学在郊,天子曰辟雍,诸侯曰泮宫。”(《礼记·王制》)公卿大夫元士子弟,八岁入小学,学习“书、计”(“六书”和“九数”)大约相当于现代的语文和数学两门课程。十三岁入大学,“学乐、诵诗、舞勺”,“学射御”。大约相当于现代的音乐、文学、政治常识、军事四门课程。除了学习书本知识,还要学会习礼、奏乐、射箭、驾车。(关于入学年龄,古书中有两种说法:一说是八岁入小学,十三岁入大学。一说是十三岁入小学,二十岁入大学。为何如此,待考。)就学生的知识水平来说,读完小学课程,大约相当于现代的完小毕业;读完大学课程,大约相当于现代的完中毕业。这些只是基础教育,读完小学、大学,还要继续深造。《礼记·王制》规定:“乡论秀士”上报到司徒,称之为“选士”。“司徒论选士之秀者而升之为学,曰俊士。”又称之为“造士”。由执掌贵族子弟教育的“乐正”对这些“造士”施教。“崇四术,立四教,顺先王《诗》《书》《礼》《乐》以造士。春秋教以《礼》《乐》,冬夏教以《诗》《书》。王大子、王子、群后之大子、卿大夫和元士之适子、国之俊选,皆造焉。”这些入学的“造士”,不论出身门第的高低,一律按年龄编班施教。完成学业,经审查合格,才准予“出学”。在“出学”之前,由“小胥”“大胥”“小乐正”专责监督、检举那些不听从训教者,并报告“大乐正”。如果发现有不听从训教者,“大乐正”经由君王审定,命令这些“造士”的家长(王大子、王子、群后之大子、卿大夫、元士)入学监督改变。经监督未能改变,再由君王亲自入学监督改变。如果仍未能改变,就要把他们摒弃到远方,终身不再录用。而“大乐正”选出的优秀“造士”,由君王提拔到大司马属下,称之为“进士”。因为对后生人才的培养需要一个相当长的过程,所以朝廷规定“四十始仕”“五十命为大夫,服官政”(以上见《礼记·内则》)。根据以上三点,身为大夫之子的孔子,在其父亲亡故之后,朝廷仍然会供养生活,不可能让他一家飘流到“平民区”“几间茅屋住了下来”。而颇有身分的颜襄,也不可能看着自己的女儿、外孙流浪社会而不闻不问。合理的推论应该是,颜襄为了实现嫁女儿时所追求的既定目标,在女婿叔梁纥亡故之后,一定会在如何培养外孙——孔子方面,狠下一翻功夫。可能就是通过颜襄出面联络,根据朝廷扶养、教育大夫后代的有关规定,经有关主管部门批准,为照顾叔梁纥死后留下的家庭,才把颜征在一家,安排到国都曲阜来住居。“阙里”可能并不是“平民区”的“几间茅屋”,而是朝廷认为适宜大夫后代生活和受教育的地方;那个热心帮助颜征在一家的“曼父娘”,可能就是受朝廷指派来为颜征在一家服务的,说不定还是颜征在的管家。因此,可以认为,孔子自幼就生活在贵族活动圈子之中,受到过国家规定的正规教育,加上孔子自己聪慧而又勤奋好学,所以就有了比较扎实的学问基础。
此外,根据现有史料,从孔子生活经历的某些环节看,有五点可以证明孔子是沿着朝廷规定的、培养卿大夫后代的路径,一步一步向前发展的:一是孔子很小就乐于“为儿嬉戏,常陈俎豆,设礼容”(《史记·孔子世家》)。朝廷大型祭祀活动,一般平民百姓是很难接近的;没有官方背景的家庭,其孩子就更难接近。然而孔子那么小小的年纪,就知道“常陈俎豆,设礼容”,这证明孔子自幼就生活在贵族活动圈子之中。二是孔子曾说“吾十有五而志于学”(《论语·为政》),依当时学制,十五岁是大学(相当于现代的高级中学)快要毕业的时候,天资聪慧者,可能已经毕业了。这个时候正是朝廷根据“……卿大夫和元士之适子、国之俊选,皆造焉”的规定,由“司徒”“选士之秀者而升之为学”的时期。孔子出此言,表示他当时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遵照国家规定完成学业。
发表于 2019-7-12 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15岁才有志于学习!!!所以本国是真应该推广学习大古文啊,无知者总是很无畏。
发表于 2019-7-12 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sven 发表于 2019-7-12 11:03
真是实力打脸了,打的好!哈哈,那个啥ivy普娃家长非要鸡血冒充牛蛙家长,为自己壮胆

是有怎样了,管你什么事!总比有些人明明是渣娃还想抢人家牛蛙的名额好
发表于 2019-7-12 11:2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帖子,分析在理
发表于 2019-7-12 11:30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ivy的花 发表于 2019-07-12 11:13
是有怎样了,管你什么事!总比有些人明明是渣娃还想抢人家牛蛙的名额好

就你这逻辑能力,8成也是烂大学毕业的,被实力打脸,疼不?基因不行,靠鸡血就能成牛蛙?醒醒吧
发表于 2019-7-12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sven 发表于 2019-7-12 11:30
就你这逻辑能力,8成也是烂大学毕业的,被实力打脸,疼不?基因不行,靠鸡血就能成牛蛙?醒醒吧

就你这文化水平,连谁被实力打脸都看不懂,就要被人笑话成傻子了,知道嘛,因为不和傻子论长短,您老先学学中文,不要语文伦次。您的帖子我以后都不会看一眼,呵呵,还想打击别人,只会让我笑喷咖啡。
发表于 2019-7-12 11:41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ivy的花 发表于 2019-07-12 11:37
就你这文化水平,连谁被实力打脸都看不懂,就要被人笑话成傻子了,知道嘛,因为不和傻子论长短,您老先学学中文,不要语文伦次。您的帖子我以后都不会看一眼,呵呵,还想打击别人,只会让我笑喷咖啡。

人家有理有据地驳斥你,你拿出实力来反驳啊,不行了吧,烂校学渣自然没有能力靠论据来反驳,就你这水平,娃水平也大概就这样了
发表于 2019-7-12 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连并列成分省略的简单语法现象,都没搞清楚。“十有五而志于学”后的“立”、“不惑”、“知天命”、“耳顺”、“从心所欲不逾矩”前,其实都相应省略了“志于”。完整的句子应该是“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志于立,四十而志于不惑,五十而志于知天命,六十而志于耳顺,七十而志于从心所欲不逾矩。”

“于”,相当于“被”、“用”;“志”,“誌”的古字,标记。“志于X”,用X来标记。这里有两层意思:一、十有五、三十等年岁数字,大致和孔子达到某种相应境界的实际年龄相关,但并不表明这个体经验有着任何绝对的意义,例如,并不是任何人“三十”就一定“立”,“三十”与“立”之间并不必然相关,这些境界也并不一定按年龄机械地被赋予某种必然的次序,只是一种标记;二、所有以往解释都忽视了“志于”的省略,而把后面的境界当成“学”的必然结果,更把每种境界当成一个固定的标准,却不知每种境界是自足而动态的,每种境界都有其“成住坏灭”,之所以是“志于”,只是把每种境界用一个名言标记而已,决不能掩盖其鲜活的当下呈现。

“学”,“闻见学行”“圣人之道”,“闻见”而“学”,“学”而“行”,“学”是贯通“闻见”与“行”的枢纽,“学”,包罗万有,相应境界、所为,以“学”为标记。

“立”,世间一切,皆有所“立”,有所位次,究底穷源,首先就要究其“立”、穷其位次,如此境界、所为,就以“立”为标记。

“不惑”,“立”则有其“患”,“患”则有其“惑”,而“立”皆“不患”而“立”其“患”,不穷其“不患”,则不能“不惑”,这“不患”而“不惑”的境界、所为,就以“不惑”为标记。

“天”,时也;“时”,当下也;“命”,生存、存在;“知”,智慧。“知天命”,当下生存而呈现智慧。所有的智慧,都离不开当下的生存,否则都是虚无幻想,智慧的成就,必须是当下生存的鲜活呈现,这境界、所为就以“知天命”为标记。
“顺”,遵循;“耳顺”,“耳”,“闻”也,“闻”与“见学行”是不可分的,“闻见学行” 遵循什么?就是“知天命”。“闻见学行” 遵循当下生存鲜活呈现的智慧,这才是真正的“耳顺”,这种境界、所为,以“耳顺”为标记。

“从心所欲不逾矩”,“心”,非指一己之私心,民心也,依从民心期望不越“矩”,何谓“矩”?“闻见学行”“圣人之道”在当下现实中可能实现的位次。依从民心所期望但不超越“闻见学行”“圣人之道”在当下现实中可能实现的位次,这境界、所为以“从心所欲不逾矩”为标记。

“闻见学行”“圣人之道”,穷其现实之“立”,尽其现实所“立”之“不患”而“不惑”于时,以其当下之时让智慧鲜活地呈现而“知天命”,然后才有“耳顺”的内圣、“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外王。只有这样理解,才算大致明白本章的主旨。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孔子说:我十五岁的境界、所为用“从此闻见学行圣人之道”来标记,三十岁的境界、所为用“穷尽闻见学行圣人之道的现实可能位次”来标记,四十岁的境界、所为用“透彻闻见学行圣人之道现实可能位次的不患”来标记,五十岁的境界、所为用“闻见学行圣人之道让智慧依当下生存鲜活地呈现”来标记,六十岁的境界、所为用“遵循当下生存鲜活呈现的智慧而闻见学行圣人之道以成就内圣”来标记,七十岁的境界、所为用“依从民心期望但不超越闻见学行圣人之道在当下现实中可能实现位次而成就外王”来标记。

好好学习古文,各位,所以还是小时候多让娃鸡血鸡血,别到了一大把年纪,还以为十有五而志于学,十15岁才立志学习,当然这是各人选择的权利,可以让你的孩子15岁开始学习。从此,不回这种贴,因为太无聊了。呵呵,呵呵。


发表于 2019-7-12 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嗅到了浓浓的“百度知道”的味道
发表于 2019-7-12 12:54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再吵下去,孔子要火
发表于 2019-7-12 13:37 | 显示全部楼层
再吵下去,恐怕孔子都要活过来了
发表于 2019-7-12 13:41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 ,好之者不如乐之者。不论怎样鸡,孩子好之乐之是王道。子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无,未闻好学者也。不论怎么学,孩子好学是王道。大家各自对号入座吧。
发表于 2019-7-12 14:05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ivy的花 发表于 2019-07-12 11:10
孔子的父亲叔梁纥,身为朝廷武官,因战功显赫而享有采邑,受封为陬邑大夫。只要他没有严重罪责、触犯王法,其子孙的采邑世袭权利,是有制度保障的。在他年迈病死之后,孔子理所当然要继承陬地采邑。正因如此,孔子长大成人之后,人们仍然称他为“陬大夫(叔梁纥)的儿子”(“陬人之子”《论语·八佾》)。二、大夫家族的子弟,从出生之日起,其教养成才就享有制度上的优惠和保障。 “大夫之子有食母,士之妻自养其子。由命士以上及大夫之子,旬而见”(《礼记·内则》)。“十年(岁)出就外傅,居宿于外,学书计,……十有三年,学乐,诵诗,舞勺,成童舞象,学射御”(《礼记·内则》)。他们儿时有专职奶娘,六岁开始接受伦理教育,十岁就离开家庭住校读书,都要接受系统的正规教育。三、帝王朝廷,对于后生人才的培养教育极为重视,要求十分严格,并有一整套从初级到高级的教育培训制度。“天子命之教,然后为学,小学在公宫南之左,大学在郊,天子曰辟雍,诸侯曰泮宫。”(《礼记·王制》)公卿大夫元士子弟,八岁入小学,学习“书、计”(“六书”和“九数”)大约相当于现代的语文和数学两门课程。十三岁入大学,“学乐、诵诗、舞勺”,“学射御”。大约相当于现代的音乐、文学、政治常识、军事四门课程。除了学习书本知识,还要学会习礼、奏乐、射箭、驾车。(关于入学年龄,古书中有两种说法:一说是八岁入小学,十三岁入大学。一说是十三岁入小学,二十岁入大学。为何如此,待考。)就学生的知识水平来说,读完小学课程,大约相当于现代的完小毕业;读完大学课程,大约相当于现代的完中毕业。这些只是基础教育,读完小学、大学,还要继续深造。《礼记·王制》规定:“乡论秀士”上报到司徒,称之为“选士”。“司徒论选士之秀者而升之为学,曰俊士。”又称之为“造士”。由执掌贵族子弟教育的“乐正”对这些“造士”施教。“崇四术,立四教,顺先王《诗》《书》《礼》《乐》以造士。春秋教以《礼》《乐》,冬夏教以《诗》《书》。王大子、王子、群后之大子、卿大夫和元士之适子、国之俊选,皆造焉。”这些入学的“造士”,不论出身门第的高低,一律按年龄编班施教。完成学业,经审查合格,才准予“出学”。在“出学”之前,由“小胥”“大胥”“小乐正”专责监督、检举那些不听从训教者,并报告“大乐正”。如果发现有不听从训教者,“大乐正”经由君王审定,命令这些“造士”的家长(王大子、王子、群后之大子、卿大夫、元士)入学监督改变。经监督未能改变,再由君王亲自入学监督改变。如果仍未能改变,就要把他们摒弃到远方,终身不再录用。而“大乐正”选出的优秀“造士”,由君王提拔到大司马属下,称之为“进士”。因为对后生人才的培养需要一个相当长的过程,所以朝廷规定“四十始仕”“五十命为大夫,服官政”(以上见《礼记·内则》)。根据以上三点,身为大夫之子的孔子,在其父亲亡故之后,朝廷仍然会供养生活,不可能让他一家飘流到“平民区”“几间茅屋住了下来”。而颇有身分的颜襄,也不可能看着自己的女儿、外孙流浪社会而不闻不问。合理的推论应该是,颜襄为了实现嫁女儿时所追求的既定目标,在女婿叔梁纥亡故之后,一定会在如何培养外孙——孔子方面,狠下一翻功夫。可能就是通过颜襄出面联络,根据朝廷扶养、教育大夫后代的有关规定,经有关主管部门批准,为照顾叔梁纥死后留下的家庭,才把颜征在一家,安排到国都曲阜来住居。“阙里”可能并不是“平民区”的“几间茅屋”,而是朝廷认为适宜大夫后代生活和受教育的地方;那个热心帮助颜征在一家的“曼父娘”,可能就是受朝廷指派来为颜征在一家服务的,说不定还是颜征在的管家。因此,可以认为,孔子自幼就生活在贵族活动圈子之中,受到过国家规定的正规教育,加上孔子自己聪慧而又勤奋好学,所以就有了比较扎实的学问基础。
此外,根据现有史料,从孔子生活经历的某些环节看,有五点可以证明孔子是沿着朝廷规定的、培养卿大夫后代的路径,一步一步向前发展的:一是孔子很小就乐于“为儿嬉戏,常陈俎豆,设礼容”(《史记·孔子世家》)。朝廷大型祭祀活动,一般平民百姓是很难接近的;没有官方背景的家庭,其孩子就更难接近。然而孔子那么小小的年纪,就知道“常陈俎豆,设礼容”,这证明孔子自幼就生活在贵族活动圈子之中。二是孔子曾说“吾十有五而志于学”(《论语·为政》),依当时学制,十五岁是大学(相当于现代的高级中学)快要毕业的时候,天资聪慧者,可能已经毕业了。这个时候正是朝廷根据“……卿大夫和元士之适子、国之俊选,皆造焉”的规定,由“司徒”“选士之秀者而升之为学”的时期。孔子出此言,表示他当时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遵照国家规定完成学业。

中文系路过顶一下
 楼主| 发表于 2019-7-13 16:49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年头正经八百考证的文章没人看,你一句我一句吵架的帖子一堆人追啊……
发表于 2019-7-14 09:09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张嘴就骂人的家庭,能培养出什么样的孩子,不得而知
发表于 2019-7-14 09:37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ivy的花 发表于 2019-07-12 11:49
连并列成分省略的简单语法现象,都没搞清楚。“十有五而志于学”后的“立”、“不惑”、“知天命”、“耳顺”、“从心所欲不逾矩”前,其实都相应省略了“志于”。完整的句子应该是“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志于立,四十而志于不惑,五十而志于知天命,六十而志于耳顺,七十而志于从心所欲不逾矩。”

“于”,相当于“被”、“用”;“志”,“誌”的古字,标记。“志于X”,用X来标记。这里有两层意思:一、十有五、三十等年岁数字,大致和孔子达到某种相应境界的实际年龄相关,但并不表明这个体经验有着任何绝对的意义,例如,并不是任何人“三十”就一定“立”,“三十”与“立”之间并不必然相关,这些境界也并不一定按年龄机械地被赋予某种必然的次序,只是一种标记;二、所有以往解释都忽视了“志于”的省略,而把后面的境界当成“学”的必然结果,更把每种境界当成一个固定的标准,却不知每种境界是自足而动态的,每种境界都有其“成住坏灭”,之所以是“志于”,只是把每种境界用一个名言标记而已,决不能掩盖其鲜活的当下呈现。

“学”,“闻见学行”“圣人之道”,“闻见”而“学”,“学”而“行”,“学”是贯通“闻见”与“行”的枢纽,“学”,包罗万有,相应境界、所为,以“学”为标记。

“立”,世间一切,皆有所“立”,有所位次,究底穷源,首先就要究其“立”、穷其位次,如此境界、所为,就以“立”为标记。

“不惑”,“立”则有其“患”,“患”则有其“惑”,而“立”皆“不患”而“立”其“患”,不穷其“不患”,则不能“不惑”,这“不患”而“不惑”的境界、所为,就以“不惑”为标记。

“天”,时也;“时”,当下也;“命”,生存、存在;“知”,智慧。“知天命”,当下生存而呈现智慧。所有的智慧,都离不开当下的生存,否则都是虚无幻想,智慧的成就,必须是当下生存的鲜活呈现,这境界、所为就以“知天命”为标记。
“顺”,遵循;“耳顺”,“耳”,“闻”也,“闻”与“见学行”是不可分的,“闻见学行” 遵循什么?就是“知天命”。“闻见学行” 遵循当下生存鲜活呈现的智慧,这才是真正的“耳顺”,这种境界、所为,以“耳顺”为标记。

“从心所欲不逾矩”,“心”,非指一己之私心,民心也,依从民心期望不越“矩”,何谓“矩”?“闻见学行”“圣人之道”在当下现实中可能实现的位次。依从民心所期望但不超越“闻见学行”“圣人之道”在当下现实中可能实现的位次,这境界、所为以“从心所欲不逾矩”为标记。

“闻见学行”“圣人之道”,穷其现实之“立”,尽其现实所“立”之“不患”而“不惑”于时,以其当下之时让智慧鲜活地呈现而“知天命”,然后才有“耳顺”的内圣、“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外王。只有这样理解,才算大致明白本章的主旨。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孔子说:我十五岁的境界、所为用“从此闻见学行圣人之道”来标记,三十岁的境界、所为用“穷尽闻见学行圣人之道的现实可能位次”来标记,四十岁的境界、所为用“透彻闻见学行圣人之道现实可能位次的不患”来标记,五十岁的境界、所为用“闻见学行圣人之道让智慧依当下生存鲜活地呈现”来标记,六十岁的境界、所为用“遵循当下生存鲜活呈现的智慧而闻见学行圣人之道以成就内圣”来标记,七十岁的境界、所为用“依从民心期望但不超越闻见学行圣人之道在当下现实中可能实现位次而成就外王”来标记。

好好学习古文,各位,所以还是小时候多让娃鸡血鸡血,别到了一大把年纪,还以为十有五而志于学,十15岁才立志学习,当然这是各人选择的权利,可以让你的孩子15岁开始学习。从此,不回这种贴,因为太无聊了。呵呵,呵呵。

阿花是个有趣的人。有礼貌、爱较真
发表于 2019-7-14 14:18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无论有还是没有,差了那么多年了,学的东西也完全不一样了,考试的方式也完全不一样了。为啥要比
发表于 2019-7-15 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帖子,积雪的重要目的之一不就是学会思辨吗,呵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千帆育儿网 ( 沪ICP备15002998号-1 )

GMT+8, 2019-10-16 03:33 , Processed in 0.046540 second(s), 9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